博猫最新登录
当前位置:博猫最新登录> 行业动态 >本想用3D打印“人生”,不想却被“现实”打败

本想用3D打印“人生”,不想却被“现实”打败

发布日期:2020-12-21 08:52:21 来源:腾讯科技

点击上方“腾讯科技”,选择“置顶公众号”

关键时刻,第一时间送达


来源 / 懂懂笔记(ID:dongdong_note)

文 /?懂懂笔记

内容经授权转载发布


“我只希望这些设备有人可以接手●!本侥3D打印领域创业,经历过风口与低潮,此时的阿志只想告诉懂懂笔记:“不玩了●!


一年前的这个时候,阿志带领团队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“双创周”展位以及一个月后的“高交会”。但是今年,他们都没有参加,而是在忙着盘点设备,希望卖出个好价钱,当做团队的遣散费。


作为与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并驾齐驱的第三大风口行业,3D打印在市场出现后就广受关注,过去两年来热点话题持续不断。然而,经过2016年看似热络的景象,却凸显阿志这样一批企业所面临的窘境。



“创业要么to C,要么to B,再或者to BAT●!本撕芏嗍虑楹螅⒅救刺寡裕孀欧缈诒弧按怠逼鹄吹3D打印行业中,有许多企业跟他面临着同样的问题,既没能to B,也无法to BAT,那就to C……结果就是so funny。


看似“自娱自乐”的3D打印行业里,究竟埋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发展困境?像阿志这样的一众创业团队,究竟错在哪里?


在3D打印的风口上“扎堆”,

创业仅凭“热血”频陷“困境”


“虽然我之前有一份很稳定的工作,但在深圳这个地方,很难不受到诱惑●!本拖癜⒅舅档哪茄钲谑歉觥按匆敌汀背鞘小A侥昵埃展之年的他,也经受不住“诱惑”,毅然从一家在当时已经初具规模的新能源汽车企业“出走”。带着近十年的积蓄,他投身创业大军。


2015年,传统制造业的颓势开始显露?萍肌⒒チ摹胺缈凇逼迪帧1耸保琕R、AR已经开始兴起并逐渐火爆;智能硬件也受到资本热捧;一众互联网、科技“创企”在深圳遍地而生。


“我是2015下半年开始创业的,那个时候做APP、VR、AR(创企)的有很多,所以我就选择了有一定资源而且门槛高一些的3D打印●!卑⒅靖嫠叨始牵歉鍪焙颍谌δ3D打印被视为门槛很高的创业项目,硬件投入远比VR、AR更费钱,是创业项目里的“白富美”。


“那时候一台桌面级的小型3D打印机近万元,大型3D打印设备更是高达十几万●!泵娑宰耪庋耐度耄杂诖ё沤辍盎睢钡陌⒅纠此担蚕缘米浇蠹狻


而女朋友的坚决反对,让阿志在下决心时更显得“踌躇”●!八蔷醯寐砩暇鸵峄榱耍液貌蝗菀撞庞行┬砝掀疟荆捶且厶谠谡飧隹床坏角熬暗拇匆迪钅可希绻О芰耍敲匆磺卸冀榱恪●!笔导噬希⒅镜母改敢膊⒉恢С炙淖龇ā


“做吧,不然自己很快就要被深圳速度落下了●!本钏际炻之后,阿志还是确定“斥巨资”购买设备,并在一家创客空间里开启了自己的“3D打印体验馆”,“在不缺黑科技的深圳,2015年3D打印的确算是新鲜事物●!彼担钪赵凇鞍赘幻馈庇肱笥之间,阿志选择了“白富美”的3D打印——毕竟人生能有几回搏。


两台迷你3D打印机,一台小型3D打印机,构成了体验馆的全部装备。经过选址、装修、装饰和前期测试,体验馆开起来了,他们决定从To C市场入手。但是一开始,阿志与团队的两名建模师并没有摸清楚应该“打印”什么。



“开张后的一个月内,我每天都在‘抄’网上的东西,什么‘鸟巢’、‘东京塔’、‘火影’等等,打印出来之后,只为了‘丰富’店里的摆设●!苯Jim告诉懂懂笔记,当初加入阿志的团队,图的也就是“未来感”,而在体验馆开业之后,如何打通“财路”并没有想好。尽管参观的人很多,但就是不见收入。


“没人想要打印点什么,更没有人想通过我们买设备。各种宣传铺出去,展示也都做了,感觉白干了●!卑⒅舅担驮诩父鲈之后,自己就已经发不起团队的工资了。


“那时候创业潮不是时兴‘合伙’嘛,所以(用这个方式)把团队留下来了●!逼窘枳殴扇ê突碌摹按蟊保⒅景淹哦恿硗饬礁鋈肆粝吕戳耍⒊闪撕匣锶耍沂窃诿挥凶愎弧靶剿钡那榭鱿隆


尽管如此,没钱进账仅靠“情怀”团队也维持不了多久●!八淙皇窃诖纯涂占淠冢扛鲈碌淖饨鸷退缈补蛟恕●!彼担绻中氯ィ逖楣莨孛胖皇鞘奔湮侍狻


就在这个时候,创业热潮开始被媒体报道宣传,很多省市开始大力推动各项科技创新创业的专项扶持。一位朋友的点拨,让阿志他们看到了“曙光”。作为当时还少见的“黑科技”项目,他们通过创客空间上报了创业专项扶持资金的申请。


在经过“答辩”与几轮筛选之后,阿志的团队顺利拿到了50万元的专项扶持资金●!澳且荒甏匆岛苁摈郑曰旧嫌肟萍即匆嫡幢叩拇匆迪钅浚己芎媚玫讲怪●!彼硎荆谀玫搅苏獗首式之后,团队算是基本解决了生存问题。


而此时他和团队却突然发现,在深圳做3D打印体验的开始逐渐出现“遍地开花”的现象。阿志回忆,单单在2015年最后一个季度,他们看到自己所在的区域至少有十家与3D打印相关的创业公司“诞生”。相似的是,大家都是买了若干台“桌面级”设备就开始“创业之路”了,有的是卖设备(耗材),有的是卖创意,有的则是卖设计。


“我们当时采购专业设备的时候,只有进口货,国产设备还不成熟,但就在两三个月后,一些国产设备在‘模仿中’(技术)‘突飞猛进’,而且价格很低廉,一台国产小型3D打印机才几千块钱,好一点的也就万把块钱●!卑⒅痉治觯且蛭璞傅某墒煊爰鄹竦土贾铝3D打印行业从2016年开始门槛被大大降低。


一时间就多了这么多竞争对手,让刚拿到专项资金的阿志与团队成员也难以淡定了。如何在行业内“脱颖而出”,成了他们每天新的课题。


To C市场看似热闹,但消费者短暂的好奇心一过,设备只能在体验馆里“高冷”的展示着,“白富美”在现实中并没有找到用户痛点。


“风口”是跟风跟出来的,

“热闹”是围观围出来的


“当时VR火了之后,各大综合体便跟风开了许多VR体验馆,3D打印也不例外●!卑⒅靖嫠叨始牵淙凰鞘巧钲谧钤缫慌3D打印体验馆,但因为开在创客空间内本身就没有“地利”,如果想要与同行竞争,就要“走出去”。


借鉴VR体验馆的模式,阿志他们在经过一番筹备之后,将新的“体验馆”开在了一家综合体一楼●!叭肆骶曰崾怯斜U系模卑⒅颈硎荆3D打印体验馆开在综合体,面向的就是商场内的人流,主打“快时尚”的他们,决定做出差异化,面向年轻时尚群体“打印”卡通动漫手办。



“用树脂和尼龙打印精度其实很高,打印出来之后再给客户自行上色,但是建模耗费的精力实在太大●!卑⒅舅担蛭L姆丫Γ酝瞥龅摹笆职臁笨钍胶驮煨筒惶啵扛鍪职旖200元一个。


创意和差异化找到了,但是由于早期打印出来的手办都是纯色,所以需要买家自行上色,“我们体验店里有上色指导,但发现很多买家还是嫌麻烦●!


叫好不叫座,新的3D打印体验馆开业之初,阿志发现好奇和问询的人很多,但多数人只要一问到价格,就转身离开了。


“日本的手办动辄几百上千,卖的依旧火。我们两百左右的价格也许让消费者觉得不值吧,不少人认为3D打印出来的手办是‘山寨’货,并没有品牌溢价和收藏价值●!卑⒅鞠衷诟磁蹋芯跹≡翊蛴 吧秸笔职欤彩歉龃砦蟮难≡瘛


就在一天周末,阿志在综合体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:许多带着孩子的家长“敌”不过商场各种玩具的“威力”,最后“被迫”消费。因此他大受启发,决定“打印”玩具。


“十来分钟出一个玩具,哪怕是颜色单一,孩子都觉着好玩●!卑⒅舅担2016年初转型3D玩具打印之后,店里明显热闹了很多,许多孩子看到喜欢的卡通形象或者动物形象,哗啦几下就被机器“造”出来,觉得十分的有趣。


而玩具因为简单,建模方便,甚至有些建?梢缘酵稀俺保源蛴〕隼吹某善泛氖鄙伲P透从寐矢撸鄹褚脖阋肆瞬簧佟0⒅靖嫠叨始牵笔泵扛5X5X5厘米大小的3D玩具售价在30~50元左右,许多家长也能够接受●!坝惺焙蚝⒆硬乓颍页た醋挪还笠簿吐蛳铝恕●!彼怠


他们团队修改了宣传口径——做高科技启发“孩子智慧”的生意,所以依托“新鲜感”和“好玩”, 3D打印体验店的生意开始逐渐好转了起来。


除了抓住孩子的好奇心,阿志也兼顾着家长的需求,于是同步推出了3D打印浮雕手机壳的“生意”。


“之所以考虑做这个,是因为许多人希望能够DIY自己的手机壳,彰显个性,然而专门开模太贵,有了3D打印之后,便能很简单的在半成品上DIY自己想要的内容。3D打印可以让手机壳上的内容有凹凸感,就跟浮雕一样●!卑⒅颈硎荆匆底钪匾氖谴匆猓只鞘窍颜叩耐吹悖杓颇谌菔2D转3D,并不需要特殊建模,简单快捷也随时可以适应用户的需求变化。


这一段时间,阿志的体验店把孩子及孩子家长的钱都“赚到”了。周围很多创业的朋友都说阿志那时候赶上了风口,他却有口难言:“别看店里每天人很多,买的人也很多,但是竞争的体验店太多,我们只能压低单价,所以刨除耗材以及房租水电,赚到的钱也仅仅足够维持团队开销●!彼衔饣蛐硎撬腥舜匆档谋鼐之路。


虽然“不赚钱”,但体验馆的“热闹”的确让阿志他们看到了这项黑科技未来的希望。同时他们也深知,许多人都因为好奇心才到体验馆体验一番,但这项技术在“家用”上却很难有长久发展。


“没有人为了打印厨房里的一个漂亮挂钩,去买一台3D打印机●!卑⒅靖嫠叨始牵淙惶逖楣葜鸾セ鹆耍屯哦尤纯既啡希3D打印未来的应用绝对是“商用”而非“民用”。


To C没前途,ToB没“钱”图,

3D打印创企的“进退两难”



在2016年的双创周上,阿志带着他的团队以及设备,第一次亮相大型创业展会●!澳芄蛔呱瞎伊斓级际止刈⒌恼够幔颐蔷醯煤苈恪●!


阿志认为,虽然之前一直磕磕绊绊,但凭借着“情怀”和“初心”他坚持下来了,团队也坚持下来了,或许在这些展会上,会给团队带来新的机遇。


在媒体的聚光灯下,阿志确实风光了一把。这一届双创周展会他们是为数不多的3D打印参展商之一。展摊前围满了“猎奇”的参观者,各方媒体的参访和报道,更让团队乐开了花,“我那时候笃定3D打印的春天要来了●!


但是阿志没想到,所谓的“春天”并不都那么美好。


在展会上,有一家来自罗湖水贝的知名珠宝企业,希望能够和阿志在3D打印的建模上进行深入合作。珠宝企业代表表示,因为传统珠宝的制作,要通过设计、蜡雕、倒模,所以工序十分繁琐,所耗费的人力巨大。他希望通过3D打印,珠宝的设计可以直接通过电脑建模,然后“打印”出模型,省去人工蜡雕这一步骤。


虽然阿志并不知道这个设想能否实现,然而对于一直想将3D打印从“C端”转向“B端”的团队来说,这是一个机会,是一个能够将技术和设备大量“变现”的机会,所以他将珠宝商的“想法”揽了下来。


就很快阿志与团队就开始与珠宝商进行深入接洽,对于阿志他们来说,这次要挑战直径1.5cm而且是拥有细长边、精密图形的戒指“模型”,显然是对团队的一大挑战。


珠宝商将CAD文件给了阿志他们,在经过一番调整和优化之后,他们采用STL文件输出打印,然而在第一次打印的时候,他们就发现,精度并不足●!岸杂谑职炖此狄丫芨叩木龋丛诮渲干铣鱿侄贪濉●!卑⒅痉治觯诙越渲附小按蛴 钡墓讨校捎谂缱臁⒑牟牡纫蛩兀绕畋冉洗螅贾麓蛴〕隼吹慕渲肝薹ǚ峡突б蟆


在“折腾”了一番之后,阿志他们更换了材料和喷嘴,然而这一切对于早期“桌面级”的3D打印设备来说,都是徒然。偏差依旧存在,而且新材料在冷却之后发生的形变更加严重。


“一开始我是觉得是‘桌面级’设备导致的精度问题,所以团队都寄希望能通过‘工业级’高端设备来解决这个问题●!卑⒅居胪哦映稍狈牌俗烂婕渡璞复蛴 敖渲浮钡南敕ǎ汲锎搿澳袂够淮笈凇薄


令他和团队都没想到的是,他们想要的“大炮”完全超出了承受范围,“一台分辨率在60微米的工业级3D打印机,价格普遍在几十万,部分进口设备甚至超出了百万。测试、安装、运输、维护等费用更难以想象●!卑⒅驹耐谕ü鋈孟钅抗扇ㄈ谧剩迪止郝蚬ひ导渡璞傅南敕ǎ欢莆穹矫妗罢嗣媪魉芽础比谩叭谧始苹奔付攘鞑


在无奈之下,阿志多方询问,终于询问到深圳拥有工业级3D打印设备的一家模具工厂。在多次公关后,工厂同意为阿志尝试打印一枚“戒指”,但开出来的价格却极为昂贵。


“大咖出场真的是大咖的价格,两万块钱哪怕真的能够达到对方(珠宝商)的精度要求,也不符合经济性的原则●!庇萌绱烁叩摹按蛴 背杀居美粗圃煲幻督渲福旧砭褪且恢直灸┑怪玫男形N弈之下,阿志只好放弃了“戒指”,转而“瞄向”更大一些的工业产品。


“包括充电宝外壳、手表外壳、剃须刀外壳等等,我们尝试接了很多商业打样的单子,但最后都是因为精度不足而失败●!痹赥o B的进程中,阿志和团队是毫无优势的,一是桌面级设备难以满足工业级模型的精度要求;二是工业级设备的价格太高,他们无力承●!<幢闶峭ü胧盗Τ毯献鳎ㄗ饬蓿浣4蜓募鄹褚谰赡岩韵韵3D打印应有的“性价比”。


半年多时间,在To B这条路上没有结果,那就老老实实To C吧。


“要么说风口的风向真是难以捉摸●!卑⒅咎寡裕2016年下半年3D打印的新鲜感退潮,3D打印体验店就像一阵风一样,刮过就没了●!八孀3D打印的体验馆越来越多,大家都知道3D打印是什么了,猎奇之后也就逐渐无人问津●!


他告诉懂懂笔记,当地甚至有些咖啡店、书吧等店里,也都摆着一台3D打印机供用户体验,许多和他们同时开办的体验店都黯然消失了。


就在3D打印体验店变得和VR体验馆一样“烂大街”的时候,综合体的体验店变得越来越冷清●!3D打印出来的产品并不精美,实用性也一般,桌面级设备基本上就是中看不中用的‘娱乐型’●!彼担捎诠丝驮嚼丛缴伲扛鲈陆蛟目悄岩猿械#园⒅揪龆ü氐籼逖楣萁昝孀狻


“不玩了,本身就不赚钱,现在还亏了钱●!倍杂凇昂匣锶恕苯衲昕悸叫≡窭肟⒅疽仓缓米8K牵傲侥昀矗信挡⒚挥卸蚁郑裁蛔剑几喝思伊侥昵啻菏惫狻●!卑⒅纠⒕蔚厮档健1暇拐獍肽甓嗪芏嗳ψ永锶鲜兜娜硕纪顺隽苏飧隽煊颉


对于这两年的创业经历,他感慨道,“唯一值得自豪的,或许是我们赶过一次‘风口’,至于成就感,应该说(桌面级)我们起步早,也比同行活的久●!


今天某报道称3D打印技术取得重大突破,明天某报道说国外3D打印已经能够制作“义肢”,或许在哪天媒体报道3D打印可以“打印”人体器官也不奇怪。就在舆论一片“捧红”3D打印技术时,国内3D打印行业却临着许多创业“困境”。无论是商用的高昂成本,还是桌面级的“鸡肋”,都困扰着创业者。



或许,3D打印技术的“定位”让它无论是在商用和家用上都无法凸显“性价比”的优势。或许,阿志和更多在3D打印方面创业的蜂拥者,都只是在模式创新上动了脑筋,可是这个行当毕竟不是做外卖和O2O。


作为曾经的“风口”,3D打印技术的发展前景应该是光明的,但是何如让这项“黑科技”运用更广泛的应用场景中,仍是很多3D打印从业者需要思考的重要课题。


在交流的最后,阿志依旧念念不忘的对我们说:“能帮忙问问有谁愿意接手这几台设备吗,送耗材,便宜转●!